中国马术网

 找回密码
 加入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楼主: 公主之驹

[文字] 荒诞小说《感动是一匹马》连载

[复制链接]
婀娜泰山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5-11-17 12: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哦,楼主写得真棒!真得很佩服。其想象力是那么丰富,有时间讨教一下。

1

主题

33

帖子

733

积分

伊犁骏马

Rank: 4

积分
733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7 17: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朋友
我只是练练笔
谢谢你的喜欢
我的QQ234385396

1

主题

33

帖子

733

积分

伊犁骏马

Rank: 4

积分
733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7 17: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返回别墅的路上,我的情绪是那样的低落,除了四肢在动外,我整个身躯僵硬得犹如一尊木偶,的答的答的蹄铁声,把四周 衬托得死一般的寂静。
“这么大的事也不跟我商量商量,你安娜居的是什么心?”我不敢低头去看自已的腿,委屈得就象一个五大三粗的男子平白无故地挨了小女人一个巴掌。
“这完全是为你好啊,你看我为你也累得流了一身的汗。” 安娜 好象看出了我的心思,一边解释,一边轻轻的拍着我的脖子。
   接下来她讲了一个法国皇帝的故事,绕来绕去地把查理三世的战败都归罪到他的战马少了一块蹄铁。

     “可我不是战马, 我是一个工程师,我有智慧有事业有爱情有理想有追求。”我在心里愤愤地说,恨不得能她大吵一架。“我决不会原谅你。”
接下来的几天,我对安娜的态度象被夹出火炉的木炭,一下冷了许多,每当她来到马厩,我总毫不客气地把屁股朝向门外,安娜好象很理解我,默默地把草料放入我的槽内,躲到别处等候我慢慢的吞咽,然后又默默地走开。
又是一个艳阳天,安娜比太阳的光线更早地来到了我的马厩,看得出她今天进行了精心地打扮,浑身散发出一股巴黎香水味,我立马回过头,以免自已受这带着女人味道的香气的诱惑而改变对她生气的态度。
“我补上了胡桃上个月的奖金,你的薪水也给你妈妈汇去了。”
“别假充好人,你怎样做也不会抹去我心里受到的侮辱,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我心里想,对她的话不理不睬。
“我要去东南亚出差了,你好好想一想,我希望你能一想就通,因为你不再是欧总,而是感动。从明天开始,我的保姆会来照料你。”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11-18 8:01:33编辑过]

1

主题

33

帖子

733

积分

伊犁骏马

Rank: 4

积分
733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7 19: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动是一匹马》
第三章
园园是一个农村姑娘,二十岁的模样,长着一张奇特的脸,眼睛和媚毛好象一对正在闹矛盾的兄弟,相隔得很远,使得她看什么东西都带着一种轻蔑的神情。她进马厩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要下山了,我的肚子早已饿得发慌,她把草料往马槽一倒,提来一桶水,兀自坐到马厩外边的长椅上,脱下那短靴和统袜,把冒着热气的双脚伸进桶里,我正狼吞着我的晚餐,一股说不出名的气味随风送入鼻孔,我看看了门外,园园的双脚正在桶里互相按摩,这气味就是她那皮靴和毛袜的主产品,我胃里几乎要发酸,幸而送来的草料味好量少,不一会就咀嚼完了。一整天没吃没喝,我感到唇干口燥,我张开嘴,望着那根橡胶水管,等候园园拧开笼头。
“只知道吃喝,你这懒虫。”园园见槽内空了,把那桶洗脚水往上一提,顺势把它全部倒入马槽,象完成了一个小浪底工程似的,唱着比她年轻十多岁的儿歌走出了马厩。
沙果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5-11-18 08: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下文
婀娜泰山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5-11-18 09: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公主之驹的描写太传神了,同样期待着下文!

1

主题

33

帖子

733

积分

伊犁骏马

Rank: 4

积分
733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8 11:4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马槽里的水又黑又稠,如非亲眼目睹,我绝对会认为是溶化了的沥青,热气直往上冒,象西气东输工程一样源源不断地把保姆鞋袜的余威送入我的鼻孔。刚刚吞下去的草料在胃里上下翻腾,顷刻即成排山倒海之势。我赶紧掉转头来,象是躲避一场瘟疫。
“该死的园园!”我心里狠狠地骂道。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喉咙里干得直冒火星,鼻孔和嘴里呼出燥热的烟雾,觉得身体变成了一堆干柴,几乎要失去站立的力气。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不由得想起小时候看过的电影《上甘岭》,“这水总比老鼠尿要强!”
我终于熬不过嗓子的干渴,于是我迅速转过头来,把嘴伸进这如同揭了盖子的下水道似的水槽,屏住呼吸,如病人喝药一般,咕隆咕隆, 一口气把这肥得泛油的生命之水抽得精干。
天哪,这是一种什么味道啊,说是酱油吧有一点相似的咸味却不曾有相似的香味,说是肉汤吧虽然是一样的稠粘却没有一样的鲜美,说是海水吧又咸又苦又酸又涩非常相似,而颜色又没有那样尉蓝,何况古人早已说过“海水不可肚量”啊,可见海水也不能比。
我不敢再回味下去,忽而心里冒出个奇怪的问题,“安娜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于是我急切地盼望安娜回来。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11-18 11:58:06编辑过]

1

主题

33

帖子

733

积分

伊犁骏马

Rank: 4

积分
733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8 22: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每当外面传来汽车剌叭声或者响起脚步声,我都要把头探出去,希望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吮吸到她身上那种特殊的香水味,任凭她抚摸我的脖子,甚至愿意她在我面前絮絮叨叨,哪怕是再重复一遍查理三世的故事也好。
十多天过去了,我记不清多少次满怀希望地往外面探出头去,又多少次失望地缩回头来,安娜终于在一个下午回来了,她从车上走下来径直来到马厩,她着一件红色吊带衣,风尘仆仆的脸上堆满了笑容,我象灾民遇见了救星,赶紧把头凑过去,用嘴在她手臂上磨蹭,最后停在她的肩膀上,尽情地享受那久违的爱抚。
安娜知道我原谅了她,默默地注视我,眼光中充满了感激和温存。她好象突然记起了什么似地,放开我的头,用水笼头把马槽冲得干干净净,从车上提来大袋水果一鼓脑儿的倒入马槽,啊,那可是我从来没有见吃过的东西啊,马来西亚的马来西亚的雾莲红得象火,印尼的人仙果甜得令人发腻,柬埔塞的木瓜让人垂涎,越南的山竹又酸又脆。。。。。。
我一时象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分不清哪种水好,哪种水果次,也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对着大的啃。安娜在一边看一边给我讲她在东南亚的见闻。最后她讲到在泰国骑大象的时候格外激动,无非是说大象如何的友好,如何的温柔,如何的善解人意,好象那泰国的大象对她情有独钟,足可以成动物类的大成至圣先师。
“你要是能象那头象一样就好了。”她的声音是那么的小,仿佛是给我透露一件国家机密,“我还给你带来了很多礼物呢,你一定会喜欢的。”
安娜回屋去了,园园象个幽灵,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进来,看到主人从外地带来大包小包,竞然没有她的一份,望着马槽残留的水果,脸上掠过一丝极不自然的笑,这笑容既是嫉妒,又是轻蔑,既是气愤,又是无奈,无论她装出何种表情,都无法表达此时那种复杂的心情,最后只得干咳一下,把心里的委屈化作一团粘乎乎的东西,“呸”的一声,吐到我的身上。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11-18 22:36:43编辑过]

1

主题

33

帖子

733

积分

伊犁骏马

Rank: 4

积分
733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9 21:08: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安娜和园园抬来了一大堆马具,她们把各色各样的笼头长短不一的鞭子整整齐齐地挂在马厩的墙壁上,这些东西一个个板着面孔,令人毛骨悚然,接着又把两架马鞍摆放在特制的小凳上,黑色的是英式鞍,红色的是西部鞍,都油光发亮,宛如刚刚得到提拨的县官的脸,不一会,马厩仿佛成了一个高档的马具店,里面的皮革气味几乎要赶走安娜身上香水味。
接下来的几天安娜对我超乎寻常的热情,有事没事都往马厩钻,她时而取下一副笼头,反复把玩着,象是欣赏一件最新发布的时装,时而又叉开两腿,坐在那架西部鞍上,对着承托在下面的铁架喊“驾”,也无怪乎中国人喜欢崇洋媚外,就是这样一架美国西部马鞍,就把她衬得非常的妩媚动人,她的肤色似乎比以往更加白净,平时略显肥胖的身子也竟然一下子就苗条了好多,是的,这马鞍给了她公主一样的面容,模特那样的身段,贵妇一般的气质。每当在鞍子上坐累了,她就跳下来,把半个苹果塞到我的嘴里,或者抱着我的脖子,轻轻地抚弄,看着满屋子的马具,我就后悔不该贪吃安娜赏赐的水果,不该享受她的按摩,因为每经受一次她的特殊关照,我的良心上就增加了一份让她骑乘的责任。

0

主题

13

帖子

239

积分

游客

积分
239
发表于 2005-11-19 22: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恩,接近目标了——哈哈-——马上展开主题?

1

主题

33

帖子

733

积分

伊犁骏马

Rank: 4

积分
733
 楼主| 发表于 2005-11-21 16: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后来的发生的事情证明我的担心并非多余。这个周末下午,安娜又一次光临我的小屋。举起一只通透的胡萝卜,在我的面前晃动,这胡萝卜虽是我最喜欢的食物,但我还是管住了我的嘴,深怕应验了 “吃人家的嘴短” 那句俗语,慢慢地把头撇向一边。
她见我有些犹豫,生气地说:“你今天怎么啦?”在她看来,即使中国有某个省的交通厅的官员拒收公路包工头馈赠的红包,或者公司某一位职员愿意放弃一次出国的机会,都不会比我冷淡她的胡萝卜那样不可思议。
“你一定是生病了,明天我去叫个兽医来。”安娜想了想,然后十分肯定地说。
我想,正规的人民医院也是“医之好治不病以为功”,何况兽医呢?说不定无病会让他当作有病来医,那简直是糟糕透了。我连忙把头凑到安娜的手边,一口啃住那只快要让她握熟了的胡萝卜,恨不得握住拳头,象健美运动员一样来展示自已强壮的体魄。
安娜明白了我的意思,得意象得了奖状的幼儿园朋友,把嘴凑到我的耳边,深情地说:“明天是我生日,你能让我骑一骑吗?”声音小得就如同一根细丝,即使十根这样的细丝都能从一个针眼里穿过,我看着她那充满期待的眼睛,微微泛红的脸颊,甚至听到了她那怦怦的心跳声。
马厩里一片寂静,我和安娜好象在进行一场沉默比赛。
我忽然变得伤感起来,几乎不敢猜想桀骜不驯的自已被心底里瞧不起的女上司骑在背上的情景,然而我能拒绝她吗?现在能够让我恢复人形的只有她呀,何况她一点都不专制,除了钉掌以外其他事都跟我商量,再等一等吧,说不定坚持五分钟后她会改变主意呢。
安娜终于成了沉默比赛的失败者,只见她轻轻地推开我,象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姑娘,长长地叹了一声气,就要离开马厩。在她转身的那一瞬间,我打个响鼻,冲着她拼命地点头。
安娜乐得不知如何是好,思考了好久,嘴角几次抽动又都嘎然而止,好象一时间难以想出一句恰当的话,最后竟然张开双臂,抱住我的头,狂吻我的嘴唇,这个吻不象我母亲的吻那样轻柔,也不象胡桃的吻那样羞涩,倒象是一场暴风骤雨似的,把我的潜意识里做人的尊严连同嘴角残余的胡萝卜屑一起冲得无影无踪。

315

主题

9131

帖子

3万

积分

超级版主

马语者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34556

超级版主勋章小马勋章乳马勋章

QQ
发表于 2005-11-21 16: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嘻嘻
有意思!
昨日之日不可留,今日之日多烦忧。长空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QQ:51212005Email:xueke1106@126.com
沙果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5-11-22 08: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期待

1

主题

33

帖子

733

积分

伊犁骏马

Rank: 4

积分
733
 楼主| 发表于 2005-11-22 13: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公似乎也格外的青睐美女。安娜生日那天,本来转阴的天空突然放睛,公司的职员象上班一样准点赶到别墅,他们从来就不愿放弃任何一个与上司套近乎的机会,听说安娜今天要学骑马,于是我的小屋成了全世界人口密度最大的地区。张磊兴奋得象才吸完白粉的瘾君子,忙着叫笔墨饲候,说是要写为安总写幅寿联,我几乎不敢相信我的耳朵,这小子初中与我同班,一到写作文的时候就要了他的命,有一次老师布置写一篇介绍动物的习作,他在咬破笔筒之后就写了一句“黄牛黑牛我是牛”交卷了事,老师看后忍俊不住,在他的大作后批道“大实话”。就这样一个蠢笨如牛的家伙也敢来舞文弄墨,真当刮目相看。
张磊已经摆开架式,象气功大师一样运了一会气,突然灵感勃发,在纸下歪歪斜斜地写下两行大字:
美女得良驹,鞍上初进延龄酒
     春风试骏马,胯下尽显感动情  
“好对联,好对联!”胡桃象是旧时科举的考官,好不容易看到一篇象样的应试文章,对张磊投去崇拜的眼光,张磊和胡桃各自举起上下联,等候安娜来赞赏。
安娜脸上堆起一朵红云,嘴里却骂道“不通不通”。我心里恨恨地想:给她的寿联把我写进去干吗?该死的马屁精!
安娜拍拍我的脖子,把我引到中央站定,拿过一块雪白的鞍垫,轻轻的放在我宽阔的脊背上,看我丝毫没有害怕的样子,奖励似地拍了拍我的屁股,接着她搬起那副黑色的英式马鞍,绕到我的左侧,小心翼翼往那鞍垫上一盖,从容得就象是往衣架上挂一件衬衣,我的腿不由得在原地上踏了一下,安娜连忙摸摸我的屁股,算是安慰。她解开马鞍右边的不锈钢扣,长长肚带的另一头就滑落到地上,张磊忍不住要上前来帮忙,我一看那家伙就讨厌,抬起后腿,吓得他立即做了缩头乌龟,安娜边拍我屁股边绕回左侧,俯下身子拾起落在地上的肚带,穿过我的肚下,把它连在左边的短短的肚带上,突然,她往下使劲一坐,那肚带就直往我肉里钻,肚带周围的肌肉象注了气似的往外涌,身子就象一团中间捆了一根麻绳的棉絮,安娜趁势扣紧肚带,在一旁观战的同事们不住地点着头,那胡桃也长长的舒了口气,好象这动作是她完成似的,安娜把鞍子两侧的马镫调整好,得意地回过脸来向着大家致意,象是外交家谈判完毕后接见记者一样。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11-22 13:24:29编辑过]
婀娜泰山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5-11-22 13:4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不愠不火,很棒。为什么神风道长说将要切入主题了呢?神风道长这么了解作者的写作意图?
婀娜泰山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5-11-22 13:46:0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作者写得如此优美,俺也禁不住要拿出以前的作品献丑一下啦

1

主题

33

帖子

733

积分

伊犁骏马

Rank: 4

积分
733
 楼主| 发表于 2005-11-22 18:5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安娜从墙上取下那副英式水勒,张磊们把眼睛瞪得溜圆,好象在等待即将发生的一场人马之间的世界大战。
“妈妈,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呀?”安娜八岁的女儿苗苗从人逢里钻出来,张磊连忙把她抱着,好让她能看到她妈妈的壮举。
“这是马笼头,戴在马头上的。”安娜一边说一边用左手把那水勒的顶革拎到我的额前。
“那马笼头上干么要吊手铐呢?马又不是犯人!”苗苗还在喋喋不休。
“这不是手铐,叫衔铁,勒在马嘴里的。”安娜连忙用左手护住那被苗苗当作手铐的铁玩艺,把它送到我的嘴边。
“那马马不会很痛吗?”苗苗说出了我担心的问题。
“马马要是听话就不会特别的痛了。”安娜看着我的眼睛,回答苗苗,更象是回答我。
“骑就骑呗,干么一定要戴上水勒呢?”我一边想,一边本能地闭住我的嘴。
张磊象欣赏一声西班牙斗牛表演,眼睛死死盯住那寒光闪闪的马嚼。
安娜以为我紧闭嘴唇是害怕别人看清嘴里那颗金牙,赶紧用那托着马嚼子的手盖住我的嘴唇,看看我毫无自动开口的意思,便叉开拇指和食指,象给小孩喂药一般,往我嘴里一抠,我那嘴唇好象忽然变得不受我的控制,微微裂开一条小缝,安娜左手上那铁玩艺儿象候补好久的前清知县遇到实缺,迫不及待地去钻到我的嘴角上任去了。
张磊看到这场战争如此简单,就如同多国部队和伊拉克作战一样没有悬念,眼里流露出极不满足的神气,失望得象鸦片鬼只找到了一包香烟。
安娜趁机把顶革提到我的头上,衔铁直压得我的嘴角微微起了皱纹,痛得我直晃脑袋,她那完成了护送衔铁重任的左手又赶到头去支援,让我的耳朵占据顶革和额革之间的地带,把额上的鬃毛拉到额革外面,见我浑身感到不适,连忙轻拍我的脸,扣住咽喉革和鼻革,最后向张磊们抛去一个媚眼,好象是说“就这么简单”。
沙果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5-11-23 08:30:0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小说还能学基本常识,真是不错,呵呵
婀娜泰山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5-11-23 08:4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又突然冒出来个八岁女儿苗苗?这些人物是一个个的跳出来,不知是作者故意埋下伏笔,还是有别的意图。

比喻很新颖。例如“安娜左手上那铁玩艺儿象候补好久的前清知县遇到实缺,迫不及待地去钻到我的嘴角上任去了”,“张磊看到这场战争如此简单,就如同多国部队和伊拉克作战一样没有悬念,眼里流露出极不满足的神气,失望得象鸦片鬼只找到了一包香烟。”

其对马的知识的准确描述是别人所不及的。看得出作者是位爱马懂马之人,非泛泛之辈。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11-23 9:10:11编辑过]

0

主题

13

帖子

239

积分

游客

积分
239
发表于 2005-11-23 13: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I]婀娜泰山[/I]在2005-11-22 13:44:23的发言:[BR]写得不愠不火,很棒。为什么神风道长说将要切入主题了呢?神风道长这么了解作者的写作意图?

哈哈,我与作者——心灵相通啊-呵呵!本来作者节骨眼就停笔不再写下去了的——欣喜看到妙文新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QQ|中国马术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2002820 号 )

GMT+8, 2018-6-21 02:50 , Processed in 0.193080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