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马术网

 找回密码
 加入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查看: 24249|回复: 73

[文字] 荒诞小说《感动是一匹马》连载

[复制链接]

1

主题

33

帖子

733

积分

伊犁骏马

Rank: 4

积分
733
发表于 2005-11-10 00: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马友,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x
第一章 我怒气冲冲地推开安娜办公室那张古色古香的房门的时候,我的这位顶头上司正端坐在电脑旁边,一个劲儿的浏览亚洲交友中心论坛上的《30个变漂亮的方法》。她看得那样的专心,对我进来竟然毫无知晓。这间办公室是我的杰作,椭圆形的结构在抬高主人的身价的可能要助长她的虚荣心理和征服欲望。镶嵌在屋顶上的宝石灯散出桔黄色的光芒与荧光屏上放出的红色光泽象一对争风吃醋的情场老手,一齐占据她的白净的脸宠,衬得它泛出阵阵红晕,这是一张多么动人的脸啊,我用建筑工程师的眼光打量着这张美丽的脸,希望找出它的些许缺限,看过来看过去,这张脸上的唯一缺陷就是一丝缺陷也没有,上帝在制造她的时候好象格外耐心,五个部件是那样的匀称,尤其是那鼻梁,总让我怀疑是不是用尺子量过,如果再宽一丝,那么两只眼睛可能会魂不守舍,随时都有可能跳出眼眶;如果再窄一毫,那一对乌黑有神的眸子就会害相思病,终因耐不住寂寞而失去光泽。她的嘴…… “你怎么就这样进来了,也不敲一下门?”我还没来得及鉴赏完这张美丽的脸,安娜猛然抬头,冷冷地说。 “没听说过到自已设计的房子里还要敲门。”她的冷言冷语象催化剂一样激发了我的怒气。 “请你注意,这是安居建筑公司总经理的办公室,不是总工程师的办公室。” “我当然明白,公司职员进来都要经你允许,可是我决定要走了,换句话说我已经不是贵公司的职员了。” “欧阳总工程师,公司对你够意思的了。你有什么意见,先不妨说说看,我给你五分钟。” “安总很忙,既要变漂亮,又要交友,好,痛快,五分钟就五分钟。我问你,凭什么扣除胡桃这个月的奖金?” “原来是么大的芝麻小事,欧总对未婚妻关心真周到啊,这样的女男人上哪去找呀,胡桃好福气啊。” “别绕弯子了,直说。” “爽快,胡桃这个月的业务量没有完成一半,公司不是有制度吗,我们怎不能因为她是总工程师的恋人就另眼相看吧?” “我看你还需要学习一点管理学常识,当大型企业的老总光漂亮不行。” “轮不着你来教训我,老实告诉你,你经常在外面散布一些流言,破坏公司形象,居功自傲,目中无人,小心眼,好嫉妒,董事长会已经研究,决定要换人,安排我月底和你谈话呢,现在欧总既然有去意,那更好,谈话也就免了吧。” “好啊,原来你们扣默默的奖金是在算计我,刚才承你总结了我五大罪奖,现在该我总结你了,你缺的就是自知之明,你知道你凭什么当上建筑公司总经理的?是因为你懂建筑吗,参加知识问答赛,问你什么是双塔楼抱底盘结构时候你差点就要答成袋鼠了呢,是因为你懂管理吗,为什么公司的工程师都想跳槽呢?其实说白了,你凭的是关系,凭的是你老公这个副行长的位子啊,你真可怜啊?” “滚,你简直是一匹没有教养的野马,安居公司不是野生动物保护场。”安娜脸色变得铁青,宝石灯和荧光屏上的光线也失去美容的效率,嘴角肌肉不停的抽动,嘴唇随之变形,偏离了上帝算好的曲线,下巴几乎要脱离这张动人的脸,就如同民进党主政的台湾,终于要公开闹独立了。她停了停,说“请便吧,这是两万元支票,你这个月的薪水,祝欧总前程似锦。” “野马?是的,野马也比做奴才要强,至少他不会在女人面前卑恭屈膝,俯首称臣。”这时候,我心里极度的不平衡,我可是公司的顶梁柱啊,公司包揽的建筑哪座没有凝聚着我的智慧,哪个工地没有留下我的汗水呢,如今以辞职为威胁不但没有收到应有的效果,反而遭受吵鱿鱼的羞辱,还怕讥为没有教养的牲口。我再也忍不住了,接过支票,一把扯得粉碎,骄傲得好象自已家里有无数台印钞机。 我把头抬到再也不能抬高的位置,挺直胸膛,在椭圆形办公室里环绕一周,好让安娜有足够的时间瞻仰我高大的形象,办公室虽然宽敞,但我的步履太长,不长时间就到了门口,我懊悔当初为什么不把它设计成长条形的,那样我的背影留在办公室里的时间也许长一些,足够这女人凝视一会。 “还没看足你这个杰作吗,要不要派人欢送欧总下楼呢?”安娜话里带刺。 “走就走,只有狗奴才才会留恋你这鬼地方。”我镇定自若,再一次调整容姿,大步流星向外走去,那神态一定让人觉得我袋子里面装有国务院副总理的任命书。 从安娜办公室到电梯口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在两边的墙壁上张贴了许多警句,安娜是一个很讲秩序的人,害怕警句牌相互吵架,在每两条之间都用一块方形的镜子隔离,看去非常的滑稽。警句也无非是一些要求员工注意形象、发奋工作之类,二十一世纪的大企业还迷信标语口号的作用,真是可笑极了,当然走过过道一半的时候,猛然看到墙上“今天工作不努力,明天努力找工作”,白底红字,在众警语牌中显得十分刺眼,好象在嘲笑我,我余怒未消,又添新恨,立即扬起拳头,准备把安娜的这个帮凶打个稀烂。奇怪啊,就在我举手的时候,脑袋象被人灌了铅,,上身变得格外沉重,腰也变得不听指挥,自然而然的虾了下来,不一会,我就四肢着地。糟了,安娜马上要下班了,我决不能让她看到这副可怜的模样,就是爬也要爬到电梯口。 电梯口就在不远处,我手脚并用,腾空奔驰,一瞬就到了。我试图用手按开电梯门,没想到手也不听使唤,竟不能抬到连小孩也能伸手可及的高度,我急中生智,张开嘴,扬起头来用牙齿磕击按钮,天助我也,电梯门开了,里面没有人,我不由得感激上帝,有如遇天灾人祸而侥幸未死的感觉。我迅速钻进电梯,但觉得身体格外长,双手和头时去了,腿却进不了,我抬头一看,不锈钢梯壁上照出一个马头,原来里面挤着一匹乌黑的马,我再看看,竟然没有看到自已,我在哪里呢?难道我真的变成了一匹马吗,我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连忙摇了摇头,那黑马也摇了摇头,我把左手抬了一下,那马竟然也抬了一下前腿。我张开嘴,吐了吐舌头,马也象调皮的猴子学着我做同样的动作,而且它的嘴里也长着一颗和我一样的金牙,我明白了天哪,安娜骂我是一匹野马,我如今直的变成一匹马了,我得去找她算帐。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11-19 19:50:19编辑过]
h4v6sY

315

主题

9131

帖子

3万

积分

超级版主

马语者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34556

超级版主勋章小马勋章乳马勋章

QQ
发表于 2005-11-10 10:24: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下文? h4v6sY
昨日之日不可留,今日之日多烦忧。长空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QQ:51212005Email:xueke1106@126.com

0

主题

13

帖子

239

积分

游客

积分
239
发表于 2005-11-10 11: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啊——下文——哈哈—— h4v6sY

1

主题

33

帖子

733

积分

伊犁骏马

Rank: 4

积分
733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0 18: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再次见到安娜的时候,她正在涂脂抹粉,大概是借粉脂来盖住才气得铁青的脸色。她似乎突然听到了一种什么响动,转过头来———— 她看到我的时,竟象一只静静吃草的绵羊发现一头饿狼,或者如同胆小的夜行人偶尔看到一点鬼火,“哇”的一声,双手抱住头,只恨身子太长,不能钻到电脑桌下。 “安娜,我警告你,你用什么咒语把我变成这副模样,限你立即让我恢复人形,并且赔偿我的精神损失,否则我要去控告你!”我声嘶力竭地叫喊着。扬起身子,双手在空中狂曳,其力度可与二战时的希特勒演讲的手势媲美,奇怪的是发出来的却是啸啸的马鸣声。 安娜终于回过神来,拨通了电话。 “你这门卫是怎样当的,连总经理的办公室也能闹进来牲口。” “安总好幽默啊,我可以发誓,除公司职员一只鸟也飞不进公司大门。” 电话来传来了传达室张老头那熟悉的声音。 “好,你还嘴硬,我马上叫人撵下来,看我等会怎样收拾你。” 一听说要来人了。我开始紧张和惊慌起来,恰似那粗心的学生考试结束时才发现试卷的背面也有试题,是的,我能让别人知道自已曾经被一个女人变成了一匹马吗?那是多么没有面子的事啊!不,我决不能让除安娜之外任何一个人知道,现在至关紧要的是先让这妞尽快把我原还人形,君子能屈能伸。正在安娜要拨另一个电话的时候,我立即停止咆哮,低下头,甚至还蜷曲四肢,如同清朝官僚面见皇帝,或者象宾馆门口的服务生迎接一位腰缠万贯的老板。 安娜很是诧异。赶紧离开自已的宝座。用牙齿嗑开电梯按钮的经验象作家的灵感,启发我在安娜的电脑键盘上敲击,花费九牛二虎之力才敲出几个字来:我是欧总,让你骂得变成了马,求你快快让我原还成人形,不信的话请看我嘴里的金牙啊。敲毕张开大嘴,露出那枚金灿灿的牙齿,象在电视中做牙膏广告,更象奥动会上冠军向观众展示奖牌。 h4v6sY

0

主题

13

帖子

239

积分

游客

积分
239
发表于 2005-11-10 20: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还不如回我们那里发表——如何—— h4v6sY

175

主题

1388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大马疯

湘军骑兵团团长

Rank: 6Rank: 6

积分
12065

版主勋章小马勋章

QQ
发表于 2005-11-10 22: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新作又出了,写得很好呀, h4v6sY
舆**馬%%哋··日子13974921066

1

主题

33

帖子

733

积分

伊犁骏马

Rank: 4

积分
733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0 23: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道长,我的小说和你的比起来算不了什么哟,让你笑话了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11-22 13:41:55编辑过]
h4v6sY

0

主题

13

帖子

239

积分

游客

积分
239
发表于 2005-11-11 10: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谦虚了,客气了—— h4v6sY

1

主题

33

帖子

733

积分

伊犁骏马

Rank: 4

积分
733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1 20: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颗金牙象副假冒伪劣药品,不仅没有终止安娜的诧异,反而使她更加疑惑,不过她疑惑的不是我的瞬间变形,而是她自已竟然有这么一项特异功能。 “你真的是欧总吗?”安娜又惊又喜而且惊甚于喜地说。脸上堆满了得意。 我除了使劲点头之外似乎没有别的妙法。 “就是那会耻于在女人面前俯首称臣的欧总?那绝对不可能!”安娜表情的功夫甚于一个电影演员,她脸上的惊讶其说是怀疑还不如说是轻蔑。 她越是兜圈子我越是心急,唯恐哪个冒失鬼突然进来,我把头埋得更低,十分温顺地伸出舌头,轻轻的舔了舔她那双雪亮的尖底皮靴,算是收回那句看不起女人的话。安娜好象并不象受人侮辱的“地富反坏”一样知足常乐,对平反昭雪之类所表现出来的兴趣远逊于我寄予的期望。 “这样看来你是欧总无疑了。” 安娜语速快得象刚从加油站出来的汽车,为了显示这变异并非她的真愿,她调动了不知多少面部表情。 “我本来是气头话,谁知道你就真的变了。真的对不起,我马上试试看能不能让你还原。” 我心头终于舒了一口气,高兴得象失去巨款的人看到了招领启事,把头抬起来,等待她张开金口,快快吐出玉言。 h4v6sY

0

主题

13

帖子

239

积分

游客

积分
239
发表于 2005-11-11 21: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别急-小朋友——哈哈—— h4v6sY

1

主题

33

帖子

733

积分

伊犁骏马

Rank: 4

积分
733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1 21: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哎呀,真见鬼,真的进来了一匹马?!”传达室的张老头正象中学老师给学生哲理课上解释的“困难”一词,你越是害怕他出现,他就越在节骨眼上出现,他看到安娜办公室里居然安居着这样一个庞然大物,脸上的表情丰富得就象建筑美学上的那些名词术语,足以让他年轻十岁。 “糟透了,这下完了。”我心里咯咚起来,宛如怀揣脏物的小偷被人逮个正着,后悔当初没在总经理办公室设计一个往下的通道。 “张老,逗你玩的啊,这是一家公司的老总为感谢我们如期交付承包的工程送我的一件礼物,据说极为昂贵,还嘱咐我千万别送人或者卖掉呢,他们用大车装进来的,你当然看不到,”安娜不慌不忙,从容得就象从日本人手中救下胡传魁的那个阿庆嫂。“你去叫几个人来,想法把它送到我的别墅。” “好马,这真是一匹难得的好马!它的额上还有一个白星呢?独一无二,独一无二啊。我要把这个好消息告知大家。”张老头如蒙大赦,与其是奉承我还不如是奉承安娜,说罢就匆匆下去了。 “欧总,我还是试着让你还原成人吧,等会来人我就实话和他们说了就是,行吗?黑马请变成——————” 我连忙摇头,止安娜吐出我的名字。并再一次用牙齿敲击健盘,“我愿意给您做马,直到你能找到一匹与我模样相同的马来,再让我返回人形,千万不能让别的什么人知道这件事。” “这样太委屈你了吧,况且我以后怎样称呼你呢?”安娜神情忧郁,显得很难为情。 “你给我取个马名吧,叫什么都行。”我艰难的敲击着。 “欧总真是个谦谦君子,竟然这么给我面子,你真让我感动,我以后就叫你感动吧。” 我点头,算是表示感谢。 (第一章完)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11-11 21:42:24编辑过]
h4v6sY

175

主题

1388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大马疯

湘军骑兵团团长

Rank: 6Rank: 6

积分
12065

版主勋章小马勋章

QQ
发表于 2005-11-11 22: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可以呀
舆**馬%%哋··日子13974921066

1

主题

33

帖子

733

积分

伊犁骏马

Rank: 4

积分
733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2 09:5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动是一匹马》
                                          第二章
张老头六十多岁,在公司的传达室干了两年,走起路来就和他说话一样的慢条斯理,传达室几乎成了公司信件的收容所,报纸从报社的印刷厂出来,一路风风火火马不停蹄,一到张老头的传达室就象走进一片沼泽,非要休整几天才能各奔前程。张老头是一个乐于奉献的人,除了忠于门卫和收发的职守之外,还要履行传播公司新闻的义务,传播小道消息和报纸和书信的收发的速度相比,就好象一个是兔子一个是蜗牛。
“祝贺你,安总。”张磊气喘吁吁地走进来,他是公司的业务经理,曾经在皮肤保养方面向娜提过有效的建议,被安娜视为对公司贡献最大的职员。中国人天生的自私自利,张老头发布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没有忘记搞点特殊化,第一个将消息报告给了自已的儿子,而且破例严密封锁了十分钟,好让儿子能独施展拍马的才干。“我爸说得不错,安总得到的是一匹神马,妙啊,这难道不是公司飞黄腾达的预兆吗?一匹看去未经调教野马,到安总手中就这样的规规矩矩,安总,莫非牲畜也有好色的吗?”
“别胡说,我怕着呢,得想法子送到我的别墅去。”
“好,好,我马上去办,马上去办。我想安总骑在骏马上会更有魅力。”张磊脸上泛出红光,我想此刻他要是象我一样有一条尾巴,一定会比京巴摇得更加卖办。他把目光转向我,用既象羡慕又象嫉妒的口吻道“你真幸福啊,有这样漂亮的主人。要珍惜啊!”
我象躲避瘟神一样,把头扭向安娜一则,深恐他身上那种奴才性传染到我身上。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11-12 9:53:45编辑过]

1

主题

33

帖子

733

积分

伊犁骏马

Rank: 4

积分
733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2 11:59:00 | 显示全部楼层
631119@张老头保持这几分钟缄默,似乎比前苏联克克勃档案解密所历的时间还长。这消息象运动场上的接力棒,传遍了公司上下。
十分钟后,公司办公楼六层脚步响过不停,好象是要同王府井大街竞赛人流量,安娜的办公室俨然成了公司的旅游胜地。
“这马是怎样送到六楼来的?”这是胡桃的声音,她今天依旧那样的光彩照人,腹中的狐疑全都跑到她的脸上,显得比平时更加妩媚,这可是我从来没有遇到过的表情,我不敢多看,担心自已的恋人发现破绽。
我和安娜脸上同时惊过一丝惊慌,这惊慌在她脸上停留得那样短暂,即使是界上快门速度最快的相机也难于捕捉,她满面笑容,向好事者们招手致意,那就象皇帝接见三呼万岁的臣民。
“还不是从楼梯间上来的!”张磊看着胡桃,自作聪明。“胡桃,你快去叫欧总来看看吧。”
“是呀,快去叫欧总来。”同伴中许多人响应道。
“我去找过了,他办公室没人。”张老头抢着说道,唯恐众人责怪他没有尽到把这消息传达到每一个人的责任。
“啊,各位,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欧总被公司派去欧洲六国考察,为期三年,因为时间紧,没来得及通知任何人,连手机都丢在我办公室了。”安娜的头脑象一台银河巨型计算机,谎言编得又快又圆。“胡桃,手机交你保管。”
胡桃接过我的手机,象接到了到欧洲定居的签证,又惊又喜。
“大家都回去吧,感兴趣的到我的别野看。”安娜下了逐客令。

0

主题

13

帖子

239

积分

游客

积分
239
发表于 2005-11-12 13: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继续。哈哈——

1

主题

33

帖子

733

积分

伊犁骏马

Rank: 4

积分
733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2 16: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安娜的别墅在距离公司七公里的西郊,这是一幢典型的中世纪欧洲住宅,尽管当时北京人还没有出现私人养马的先例,我在设计之前用建筑美学和人文美学的理论说服了安娜,为她设计了一个马厩,后来她一直没有机会养,马厩也就成了杂屋。
有生以来第一次乘大货车出城,而且又是站在货箱里,七公里的路程似乎很漫长。直到日头西沉,华灯初上的时分,安娜的别墅才进入我们的视角。张磊们放下一个平板车梯,推推掇掇,硬是把我从车上往下赶,张磊笑安娜是一个粗心的小学生,一直到出城才发现没有带任何式样的绳子,问她如何把一匹野马牵进马厩去。
“谢谢你们了,没事,我自已去想法子,天黑了,你们先走吧。”
张磊们终于走了。
“你可有先见之明啊,精灵得很呀,用我的钱帮你自已建房子。请吧,感动。”安娜打开门,指着我为她设计的马厩,语气里带有请君入瓮的嘲讽。
        我极不情愿地走进这间房子,安娜拉亮电灯,把小屋照得通明。这时保姆已把地面洗得一尘不染,安娜走出马厩,从小车尾箱中拿出大包大包的东西来。
        “饿了吧,你想吃点什么?”安娜象一个慷慨的主妇,一定要尽地主之宜,热情招待我这位特殊的客人。
         她一个一个地打开包装袋,里面全是我以前喜欢的食物:两只香喷喷的北京烤鸭,一大包红烧肉,一叠煎得金黄的鸡蛋。
         其实我肚子早就饿了,要是平时,闻到这种香味我早就垂涎三尺了,奇怪的是这些熟悉的食物却一点也没有引起我的食欲,我张开嘴,从烤鸭身上撕下一块肉,嚼了好一会,竟象嚼棉絮一般,红烧肉呢,味道就如同稀泥,鸡蛋如同嚼蜡,引得我几乎要呕吐,我连连摇头,表示歉意。
安娜好象明白了什么,又从尾箱里搬出一个袋子,说是张老头送的,打开一看,原来就是农村喂驴喂牛用的米糠,不知是不是太长时间没进食,简单的食物竟让我流下口水,巴扎巴扎嚼食吃来,天啦,这比烤鸭红烧肉煎鸡蛋强多了。安娜看我吃得津津有味,忍不住笑了。
“晚安,感动,做个好梦。”安娜照顾我吃完晚餐,回自已的卧室去,我孤零零地呆在马房里,回想起白天那胆颤心惊的一幕幕,伤心得眼泪直往下掉。
这是一个不眠之夜,孤独、恐慌在我的心理实行轮岗制,父母亲慈祥的面容不时浮现在我的眼前,我几乎是他们的唯一依靠,是他们的生命支柱,今后的日子他们还会过得好吗?胡桃美丽的身影不时掠过我的脑海,多愁善感天真烂漫的她会相信我永远在等她吗?安娜真会去找与我长得一模一样的马儿吗,她要是一时找不到呢?我真的不敢想象下去。

1

主题

33

帖子

733

积分

伊犁骏马

Rank: 4

积分
733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3 16:43: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东方终于乏白了,太阳懒懒从地平线上探出头来,微风把远处山坡上青草的味儿吹到马厩,沁入我的心脾,鸟儿在树林里唱着只有它们自已能懂的曲调,窗前的一株老腾上也多了几只努力向上攀登的虫儿,它们都能享受大自然的馈赠,享受美好的阳光,享受幸福自由的生活。
“感动,这下够你美美吃一顿了。”安娜着一袭白色的睡衣,拎着一大捆带着露珠的青草,笑吟吟地过来,显然,为了及早让我得到美食,她顾不上换衣服就外出给我割草了,额上还流淌着汗水,她把肥嫩的青草放入我的马槽,然后坐到马厩门前的长条木椅上,我进食的姿态是那么的优雅,竟把安娜深深地吸引住,她一边喘着气,一边静静地看着我,象是慈爱的母亲凝视吮吸乳汁的婴儿。
安娜带来的这堆青草就象她给职员们发放的工资,不,更象是国际红十字会给发生七级地震的国家赠送的救灾物品,仅能填满我那胃口的一个角落,不一会,马槽内便空空如也,象红眼睛赌徒手里的钱包,我空嚼着,用舌头舔食昨晚残留在槽壁上的米糠,安娜走过来,朝我顽皮的眨着眼,似乎在惊叹我的胃口,也好象在嗔怪我贪婪。她走进自已的房里,换上一身草米黄色的的休闲服,那双黑色的长统马靴给她带来了无限的生机和活力。
“我带你到草地上去,得听话哟。”安娜安慰我,把自已的裤腰带轻轻的围到我的脖子上,“我还没有给你添置点什么,暂且把我的腰带用一下吧。”
我象触电一样,浑身哆嗦,动物的本能让我使劲躲避,然而安娜已经紧紧的扣住了裤带的两端,我不敢再挣扎,跟在她的右侧往外走。从马厩到郊区一个废弃的公园是一条长长的水泥铺就的小道,四条腿支撑起这么庞大的躯体,走在路上发出很有节奏的马蹄声。安娜小心翼翼地牵着我,那丰满的胸怀跟着我的步伐一上一下的颠簸,活象在重复“做女人挺好的广告”,格外的引人注目。
不算太远的路程却使我的前肢发酸发涨,这两条腿本来就是我的手变成的么,照这样下去不多久就会磨融的,幸而十多分钟就到了。
公园里的草长得很茂盛,尽管里面的设施都已撤走,但还有稀稀落落有些游人。我一踏上草地,就完全忘却自已绅士风度,贪婪地啃起来,真没想到一把青草居然也这么甜美,安娜坐在草地上,凝视着远方,听由我静静地享受大自然的恩赐。
沙果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5-11-14 08: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啊?怎么没有了么?

1

主题

33

帖子

733

积分

伊犁骏马

Rank: 4

积分
733
 楼主| 发表于 2005-11-15 16:56:00 | 显示全部楼层
粗糙的水泥路面,象一块磨刀石,返往几次就把我的前蹄磨破了许多,后蹄也又酸又痒,只有赤脚从黄山上下来的游客才能体会到这种感觉。安娜象一个获得南丁格尔奖的护士,我的身体的细微的变化也逃不过她的眼睛,她弓下身来,抬起我的前腿,用她那纤细的手指在我蹄子上挠了几下,我痒得无法,几乎要把那抬起的腿从她手中收回。
“该死,我差点忘了一件要紧的事。”安娜似乎有些懊恼。
第二天一早,安娜还是用那裤带象牵狗一样把我引到了离别墅约四公里的一座农舍。这是三间又低又矮的红砖屋,豪华程度甚至不堪与我的马厩相比,小屋的前面,是一块巴掌大的平地,立着四五根桩子,长短不一粗细不等,长的有一人高,短的就一米左右,粗的超过碗口、细的形如竹毛竹。都叫那些早到的驴骡马们占去,这块小平地就如同306路公共汽车,早已畜满为患,拴在木桩上的红色骡子打着响鼻,悠闲得象拥挤不堪的公交车上抢了座位乘客,站着的那些毛驴“哦啊哦啊”叫过不停,象是抱怨什么。
原来这是一个马掌店。安娜干么要带我到这里来,我心里暗暗叫苦。难道她。。。。。。“哎呀,不知安总驾到,得罪得罪呀!”正在我心里急燥而又异常紧张的时候,走出来一个四十开外的男人,瘦瘦的个子,好象是从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似的,上衣脏得看不清底色,身上胡乱缠着兜兜,看上去有点令人作呕。“您什么时候也养起这玩艺儿来了,真是匹好马呀!”
“是呀,请问师傅贵姓?帮我看看这马儿,想给它钉副掌。”安娜的话证实了我的怀疑。
她怎能这样呢?我是人啊,我还要还原人形的啊,钉了这掌子我的手以后怎么用呢?我急忙使劲地摇头,提醒安娜我不能接受这个手术。
“我姓胡,我侄女就在您的公司搞业务,胡桃经常在我们面前说起你的好话呢,还给我们看了你的照片,听说她未婚夫出国了?我马上给您钉,不,给您的马钉。”
“什么?,你就是胡桃的叔叔?”我和安娜同时吃了一惊,慨叹天下真是太小。“谢谢,欧总是出国了,你的生意不错么,还要排队呢,马掌请用最好的材料,价钱好说。”
安娜对我的摇头装作没看见,我赶紧用嘴唇在她的肩上磨蹭,希望她能收回这个决定。
胡师傅连忙看了看我,解下拴在那根最粗最长木桩上的牲口,安娜连忙把绳子系在围在我脖子上的那根裤带上,好让我在这宝座上站稳。师傅打开一个大木箱子,箱子象公司的办公大楼,里面分好几层,呈放着各式各样的说不出名儿的工具,扇形的刀子、尖细的锥子、大小不一的锤、有大有小的马钉子,令人睹而生畏,这马钉子是国外进口的,非常尖厉,在钉子的茎面还有四道凹凸线,样子和胡桃的叔叔一样狰狞,那些半圆状的马掌,极像今天菜市上的弯弯的云豆,颜色黑得要超过贪官污吏的良心,上面长有一些孔眼,大概就是钉马掌用的孔,大大小小,象是陈列在专店里的皮鞋。
“安总,你站开些,这畜牲可喜欢踢人的。”胡叔叔摆出杀猪的架式。
“你才是畜牲呢,你这胡涂鬼!”我气急败坏,心里狠狠地骂道,同时收紧四蹄来自卫。
“放心,它还没这个胆子。”安娜不肯走开,象是舍不得放弃参观这样一个钉掌的盛举。
这胡涂鬼拉过一只三条腿的马扎,把我的前腿抬了起来,顺势放在马扎上。忽然又放下来,试图掰开我的嘴。我死死咬住嘴唇,就象旧时少女竭力维护自已的贞操,任凭这胡涂鬼使出怎样的力气。
“我来试试吧,主人的话它未必不听”安娜用手拍拍我的脖子,用手抠住我的嘴角,我的嘴唇就自然而然张开了。
“怎么?五岁的公马怎么还是。。。。。。第一次钉掌呢?”胡涂鬼说话都有些结巴,即使一个十岁的少年还没有断奶,或者不个百岁老妪还有经期也不会让他如此吃惊。
“是这样,它本来是一匹野马,我们一直拿它当宠物,没有使役过。”安娜还在用谎言编织美丽的故事,为我,也为她自已。
胡桃叔叔取出那把锋利的扇形切刀在我的前蹄上削下了一层皮,就象是削一只苹果或都罗卜一样,我虽然感觉不到钻心的疼痛,但全身发着抖,后蹄子也象脱离了大脑的控制,不停的跳,胡叔叔也一鼓作气,用铁钳夹起一块烧得通红的马掌,塞到我的马蹄上,只听得“嗤”地一声,腾起一股黄色的烟雾,一股难闻的焦臭刺入鼻孔子。安娜也忍不住“呀”的一声偏过头去,似乎马掌是烙在她的手上。我吓得几乎忘记了痛感,浑身发软,烟雾很快消去,说时迟,那时快,安娜迅速递过马掌钉,那胡叔叔一根一根地顺着马钉孔,当当当的全部钉了上去,只当就象是往木头上钉铁钉,当我的疼痛和恐慌相比占了上风,感觉到这只有在渣滓洞才能享受到的待遇时,这只马蹄就算钉完了,安娜温柔地对了笑了笑,这笑容有点象是鼓励,也有点象抱歉,就在这笑容的陪伴下,不一会四只马掌就钉完了。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11-15 16:57:33编辑过]
沙果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5-11-16 08:37:00 | 显示全部楼层
等待下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QQ|中国马术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2002820 号 )

GMT+8, 2018-6-19 01:20 , Processed in 0.182533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