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马术网

 找回密码
 加入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查看: 542|回复: 1

[图片] 杭州男子卖房躲进山沟沟养马!十年后整个村都赚了

[复制链接]

2556

主题

2710

帖子

1万

积分

编辑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8997
QQ
发表于 2018-7-8 18:55: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马友,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x
距离杭州市区约60公里,1小时车程之外有个山沟沟村。村里有个家喻户晓的马老板。
他出生书香门第,曾经有体面的工作——国际交流协调官,穿梭于高档写字楼,也满世界地飞。

一个突然的决定,11年前,马老板带着10几匹马来到山沟沟,在山上公墓旁一住四五年。村里人看他衣衫褴褛,骑着破三轮,以为是捡破烂的,也怀疑这是不是个逃犯?

直到镇长三顾茅庐请他下山,他卖掉上海杭州三处房产,他本该与马为伴的一生,连着山沟沟村,又发生了改变。



汽车下杭长高速,过陡岭隧道,沿太上线驶向山沟沟,绿水与青山从车窗外掠过。

微信图片_20180708184041.gif

山沟沟村,群山环绕,它所在的鸬鸟镇是余杭区唯一一个没有工业规划区的镇。村民从前靠毛竹山为生,如今村里老街上不少人开着农家乐和农产品小卖店,山里毛竹少有人问津。

“毛竹早就不卖了。以前都砍下来运到城里做脚手架,现在脚手架不好用毛竹搭的,毛竹几乎没人要。”一位村民告诉我,农民也不愿上山砍竹子,“100斤的毛竹现在只能卖20块钱,而请人来砍,还得花20来块。”

村里没有工业,10几年前,就有很多年轻人选择出去。但这些年本地人或者外地人,不断地来,冲着青山绿水的美景和一个人——马老板。

辞掉铁饭碗,告别十里洋场

马老板不姓马,本名李映,土生土长的杭州人,父母分别是人民大学、南开大学高材生。因为母亲是满族血统,李映从小爱马,对马有情结。

70年代,父母在农村里接受劳动改造,幼年李映也随他们在农村里度过了两年时光——跟农村孩子一起放牛、捉鱼,满山地跑。李映现在想来,那是他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后来,李映按部就班地读书、考试,20多岁进入省质监局,有了铁饭碗。但年轻的心很快开始躁动了。

“有一次,单位里开茶话会,欢送老领导离退休。我看台上他们戴着大红花,手里拿着奖状,大家在下面鼓掌。我想,我的人生可能就是这个样子了,悲从中来。”李映当即决定辞去工作,去过想要的生活。

微信图片_20180708184109.jpg

之后他去了更大的平台——美国环境技术出口委员会上海代表处,国际交流协调官。工作缘故,他在五年里足迹遍布日韩、欧美。空下来,他喜欢去上海郊外一家海滨马场,在海边大地上策马飞奔,快意人生。

“20来岁在上海那些年,看起来风光体面,收入也很高。但我的内心始终不快乐,一直惦记小时候的乡村生活。”2006年,李映突然感到人生无望,对工作提不起兴趣,跟老板请辞,回到杭州买了辆公路自行车,到处瞎晃…...

买了16匹马回杭州,全被拦在城外
半年后,李映接到了上海海滨马场的老板老潘的电话。老潘全家要移民,不得不关了马场,“这些马你随便挑几匹回去,如果你要的话。”

“我第二天就赶到上海去。那天脑子里就突然冒出个念头,我索性全部买了去,回去养马。”李映真的叫了辆大卡车,一股脑儿把16匹马和马鞍等器具,装上车运回杭州。

没想到,就是这么个草率的决定,麻烦马上来了。李映什么也没准备,马拉过来了,结果全被城管拦在城外,进不了城。

“很尴尬,我们沿着绕城一直打圈,卡车司机不停催着我卸马,不要耽误了他做生意。”李映求助了杭州一位朋友,对方当即推荐了良渚石桥村,有个日本人向山先生开了一家马场。

一路寻到石桥村,马场已接近废弃了,围栏东倒西歪。70多岁的向山先生带他看了马场、草料房、四间小木屋,“这些都可以给你,免费,但你把这5匹马养好。”

微信图片_20180708184114.gif

16匹变21匹,这么大块地方!李映太开心了,觉得自己乡村牧马的理想生活就要实现。

真实的乡村生活是当头一棒
那一年,52公里外的山沟沟村,因村里人高长虹3年前的一笔大胆投资,得以开发出山沟沟风景区。平静的山村掀起涟漪,村民陆续开始改造自家房屋,开起农家乐。

村民汤文胜夫妇便是其中第一批农家乐老板,此前,他们在村里开了家毛纺厂。因为大环境不景气,一到年底收账困难,夫妻俩决定改行——农家乐一来一往都是现金生意嘛。

短短两三年,山沟沟村农家乐数量达到130多家。尽管水平参差不齐,一切看起来百废待兴。与此同时, 这个15平方公里、2000多人口的村庄,大量年轻劳力却正在出走——年纪轻轻不到外面去,被认为是没出息。

李映还在石桥村养马,半年后的2007年,真实的乡村生活很快给了他当头一棒。

在石桥村接下的这个牧场,周边都是河道,夏天又闷又热。李映和几名内蒙的伙计所住的小木屋,苍蝇、牛虻到处飞。

微信图片_20180708184120.gif

但这些问题都不大,关键是李映这个“城里人”,根本不知道到哪去找马饲料。好在70多岁的老伙计老沈指点:农户家有种玉米的,去找他们收玉米秆,马爱吃。

农户很慷慨:“没问题,都送给你。但我们不砍、不送,你自己来砍,来拉。”

夏天的玉米田里,人热得受不了,长长的玉米秆划得身上红印子一道一道,虫子爬得人皮肤痒,砍玉米秆这活付钱也没人肯做。

没办法就自己动手。李映买了辆三轮车自己开,伙计老沈给他找来捆玉米秆的草秆,再备来6把镰刀,磨得锃亮。

李映早上4点起床,趁着不太热进田砍玉米秆。田边的砍完了,就往田间深处去,每捆八九十斤,一早收两捆,再扛出来,分两趟运回去。

微信图片_20180708184125.gif

除了这些,请教老兽医、跟农大老师讨教怎么给马看病、接生小马…...这些疑难杂症一件一件被这个“城里人”琢磨透了。

那时候,除了父母亲对李映的默许,很多老朋友简直难以理解:

“脑子进水了?放着那么好的工作不要,跑到农村去?”
“你没出息了,完蛋了。”

“最多三个月,肯定回来了,待不住。”

李映自己也不知道,这样的乡村生活,还能过多久。

山里来了个住公墓旁的“马疯子”
秋天,李映骑在马背上抬头看,远处就是高楼大厦,城市已经慢慢逼近,这与想象中有山有水、羊肠小道的乡村不太一样。他开始反思,什么才是想要的乡村?

2007年12月,一次从安吉走马回来路上,李映骑的头马在原本要直行的路上忽然右转,十几位马友连同马儿一起被带进了山沟沟村。

微信图片_20180708184131.gif

青山绿水与山里人的淳朴,让李映和伙计们决定留下来,并把良渚的五十多匹马也赶了过来。

李映和村里商量,在山边一块没建完的公墓旁搭了个简易矮房,用毛竹引水,马灯照明,一住四五年。放马之余,李映找到当地一家生态园老板,合作办起“黎鹰牧场”,收益分成。

微信图片_20180708184134.jpg
马老板刚来时住的屋子

村民看他住公墓旁,每天顶着牛仔帽,打扮灰不溜秋,背两个蛇皮袋穿梭在街巷,觉得是个怪胎。有人说他疯疯癫癫的,倒是蛮喜欢小动物;有人说是捡破烂的;还有人说,会不会是个逃犯?

微信图片_20180708184139.gif

李映依旧去村里农户家收草料,在早点摊和老村民谈笑风生。只不过,他逐渐以“马老板”、“黎鹰”的身份被村民熟知。

没人想到,山沟沟这个村,这里的村民,以及很多看起来毫不相干的外人,往后的轨迹都会随着这里的青山绿水和这位“马老板”悄然改写。

三顾茅庐的镇长
2008年,时任鸬鸟镇镇长葛建伟(现杭州市余杭区副区长)刚到鸬鸟不久。

鸬鸟镇作为余杭唯一一个没有工业规划区的镇,工业产业一直在萎缩,镇政府一直想在旅游上做点手笔,带动地方经济。葛建伟花了大量时间走村入户,根据当地情况,拟定了“游山”、“玩水”两大旅游主题,布局了一批漂流、温泉、生态农场等项目作为民间资本投资点,以丰富旅游产品,消除季节性差异。开山破土类的开发被严令禁止。

山沟沟里这个养马的城里人,自然传到了镇领导耳朵里。2011年,镇长葛建伟上山去找了马老板三次。

“我是避世的,也不想跟地方政府来往,所以突然冒出个镇长来,我也很奇怪。他来三次我都不在,我每天很忙,要去收饲料。”马老板说,刚来时,他连镇政府在哪都没关心过。

葛建伟第一次上山,给马老板留了张名片。马老板一看,印着镇长头衔,没在意,连名片也弄丢了。这之后连着两次,葛建伟都扑了空。

马老板觉得礼节上过不去,趁着下山收料,一路问到了镇政府镇长办公室。

“早就听说山里有个养马的。能在农村里待这么多年,说明是真正爱乡村的人。你读过书,为什么不下山做点实事?”

“我下山做什么事?我以前有很多机会……”

我知道养马是你的爱好,任你家境再殷实,不断地耗,总归支撑不住。你要是真正喜欢这种生活,要永续地过下去,做点事业。

葛建伟希望,像马老板这样带点理想主义情怀的人,应该由自然人变成一个市场主体,将爱好升级为事业产业,由自己拉一担水变成拉一车水,做富民的事。

一番话把马老板说得有些惭愧。马老板下山了。

卖掉沪杭三套房下山创业
如今的黎鹰生态假日酒店所在地,曾是村里一家倒闭的中药厂厂房。更早时,这是1992年撤乡并鸬鸟镇前,太平乡政府所在地。这块土地被闲置下来后,因位置、风景好,曾有不少开放商看中,想搞房地产。

镇长跟我打比喻:这地方就是一块玉,要交给懂他的人去打磨,开放商到这里房子一造一卖,钱收回来就走了,没意思。

马老板说,当时镇里就有这个眼光,不卖。

“开始创业我也想找人合伙来做,一个人真是心里没底啊。”马老板找过很多投资人谈,但无一成功,“大家都会算账呀,投入产出比,最后一看,风险太大,都放弃了。”他也想找农户合作做农家乐,但村民是务实的,“你还没有产业向他们证明有做事情的能力,人家怎么信你?”

他处在一个不上不下的状态,政府把地批下来,总不能还守着破房子过日子,思考再三,他把上海两套、杭州一套房子卖了。

乡村创业,还没有成功的案例可以借鉴,他摸着石头过河。马老板盘下了倒闭的中药厂,将旧厂房改建成现在集餐饮、住宿、休闲一体的农家乐酒店,又跟村民租了100多亩田地种菜,真正开始乡村创业。当中雇佣的员工,全是村里闲置的劳动力,100多个人。

2013年,马老板投入200多万,按“村企共建”模式在村里办起了山沟沟文化礼堂,隔段时间就举行文艺演出、乡创论坛等活动。他为山沟沟村上高自然村50—60周岁的村民购买养老保险,春节里给村里70周岁以上的老人发慰问红包。今年,马老板还为村里从未办过婚礼仪式的10对老人举行了中式集体婚礼。

马老板的事业越做越大,他收购了在山沟沟颇有名望的阿汤楼农庄,改名为凤凰楼;收购了诺凯山庄,取名为望江楼……2015年,余杭区部署实施“大径山乡村国家公园”建设。鸬鸟是大径山乡村国家公园的重要区域,马老板把手上的牧场、民宿板块整合,成立了杭州双山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为乡村国家公园锦上添花。

回想起来,头五年我在山上放马,其实是对我自己的改造,让自己适应农村,让农民接受我。第二个五年是创业的五年,开始不断消耗早年在城市的积累,也想向政府和农民证明我做乡村创业能走多远。

村民逐渐信任起这个“怪人”。老街上的超市老板周银根对他啧啧称赞:“马老板是我们村的红人啊。现在外头到我们村旅游的、拍电影的很多,我店里生意都比前些年好了。”

在山沟沟自己经营农家乐的盛师傅,三年前突然中风,农家乐只得关门。这家人找到马老板,他爽快接管了关门的农家乐,租金2年一付,每期5%递增,还给盛师傅老婆安排了工作。

就连村里人有孩子高考结束填什么学校,也来找马老板取经。

多年以后,葛建伟回想起来,马老板就像《西游记》里的唐僧,骑着小马,两只脚都耷拉在地上,在村里与人为善。

他跟村里人融合地比较好,从没跟人吵过架。山里人呢,有时候会很计较,黎鹰跟他们接触,某种程度上也像在感化他们。

微信图片_20180708184145.jpg

这两年,黎鹰牧场旗下已经有了包含乡村设计、旅游开发管理、餐饮民宿、婚庆等各种型态的产业,朝着覆盖乡村开发的全产业链发展。在马老板看来,接下去,再不是黎鹰单打独斗了,“应该有更多人参与进来,进入第三阶段,把乡创和众创做透。”

乡村赢来了回乡创业者和外企女高管
59岁的山沟沟人杨宝荣,多年前在山沟沟老街买了套3层楼的房子,自己和老伴住在靠山的老房,新房空置了很多年。这些年山沟沟在变,杨宝荣有些体会——

每年的山沟沟年货节上,自制米酒、野生笋干、毛腌鸡、手工年糕等山货土味越来越受城里人惦记;

镇里出资支持农家乐(民宿)规范提升,有些民宿变得越来越高端,单间价格能高到千元;

去年,山沟沟村的老街道路翻新,房屋外立面重新改造了,强弱电全埋到了地下,老街变成了古韵满街;村外的公路漕雅线、双后线也升级成了美丽公路。

这一年,整个鸬鸟镇实现经济总收入约41.98亿元,同比增长10.21%;农民人均收入达32214元,同比增长10.74%。

两个月前,杨宝荣刚刚批出了营业执照,他也要做民宿生意,“从前我们愁乡村没出路,吃不饱也饿不死。现在好像是乡村在推着我们走了。”杨宝荣说。

微信图片_20180708184152.gif

回乡创业者和新鸬鸟人,朝着山沟沟来了。

山沟沟人张仁福原本在临平开了多年装修公司,生意做得有点名气。去年,他把公司卖给合作伙伴,回乡和马老板合作,接下了不少民宿装修项目。

最近张仁福忙得很。7月1日,有个76万的项目刚刚开工,到15号另一个164万的项目也要开工。按照马老板提的要求,他雇的水电、泥工、木工、油漆工,全是当地村里人。

北京人摩非也爱马,来山沟沟之前,是一名康养领域的团队销售主管。2016年11月,摩非经朋友介绍认识了马老板。他留了下来,将妻儿也带到杭州定居。这个城里人也一眼看到了山沟沟村丰富的山林、农宅和劳动力资源,村民守着青山绿水,手里却缺少现金收入。

爱青山绿水,首先要走得进去。但光一个马场,能接待的游客也是有限的。如果能把游客带进山里,才算让消费者走进来了。

摩非坚信,这就是从青山绿水到金山银山的转化方法。

微信图片_20180708184157.jpg

2017年,摩非和马老板提出了“骑马小镇”的概念,计划利用原有的运毛竹的深山土路,在围绕山沟沟50平方公里范围内打造百公里、千匹马、两千个驿站的全域骑行林道路,让游客骑马转山,发展农村休闲产业。去年年底,约10公里的马道已被打通。

微信图片_20180708184201.jpg

4个月前,崔开君在上海辞掉了世界500强外企高管的职务。她来了一趟山沟沟,因为风景和人,下决心和自己乏味的过去告别,“做了这么多年外企管理,很多管理上的条条框框都印在脑子里,生了根的,我留下来,或许能帮大家走得更稳一点。”

2017年,80后美女余颜浠举家从上海搬来“投奔”马老板,在团队负责销售,连她的孩子都进了村里小学读书。3个月前,广西人李南龙与广东人李燕双在牧场里租下近90亩田地,种植瓜果蔬菜,开办了“黎鹰耕读”亲子耕读文化体验项目。

10几年前,马老板来到乡村,这里几乎看不到年轻人。如今他看到年轻人在涌向乡村,想干一番事业。马老板的团队也吸引了很多90后,年纪最轻的还有95后生人,“现在这个社会,特别是年轻创业者,不一定非要在城市里做嘛。对他们来说,乡创的成本更低,青山绿水还能开阔思路。

跟10几年前单纯养马不同,乡村创业的摊子越来越大,马老板也越来越忙。

忙起来,他还是想回到高山上去,在山上有自己的房子,养马,劈柴,周游各地,重回以前的乡村生活,“就像当初我从城市来到乡村一样,当时走出这一步,连我自己都不敢想象。”

工作日的傍晚,3公里外,山沟沟景区云雾山庄。50岁的老板汤文胜坐在自家庭院小板凳上,跟住店游客闲聊。

“老板,有没有房间了,价格多少?”两名中年女游客插话进来,她们是在黎鹰牧场骑了马,再过来玩的。

“还有一间,120,包吃包住。”汤文胜起身应答。

汤文胜的山庄今天空着7间房,6间是有客人前一天预定的,晚上要来,住到周五,刚好接牢周末生意黄金档。

微信图片_20180708184207.gif

不做武陵人 方得真桃源
微议 by谢俊

走马误入山沟沟村这个桃花源,李映当了一回武陵人,却没把武陵人做到底。这样的“有始无终”,好!在乡村扎根,做点接地气的实事,将桃花源建设得更美,武陵人自然也成了道地的桃花源人。

不得不说,李映的成就离不开众多有利的外部因素——

首先,桃花源的当家人有眼光。鸬鸟镇政府对区域发展定位明晰准确、对具体项目的扶持精准给力且持之以恒,这给武陵人在桃花源发挥才干创造了有利的天时;

其次,桃花源的绿水青山有底蕴。领头的马儿任性地一定要往山沟沟村里钻,这本身就很说明问题,若没有这一方好山水,莫道游客不感兴趣,恐怕识途的老马也不会故意“迷路”吧?这样的地利,实在难得;

还有,桃花源的老百姓和后来的武陵人有干劲。“单丝不成线,孤木不成林”,一个人再有能耐,终不能独成大事。正是村民和不断“误入”的外来人合力帮衬,才有了整个乡村的大变化。人和,最是可遇不可求。

天时、地利、人和,没有人做那个甩手而去的武陵人,也没有人做那群不知魏晋的桃花源人,现代版《桃花源记》这才有了令人欣喜的结局。

微信图片_20180708184216.gif




升级改版,活力非凡

2

主题

140

帖子

8257

积分

超级大马疯

Rank: 6Rank: 6

积分
8257
QQ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多人也在类似的梦想,但是没有能力实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QQ|中国马术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2002820 号 )

GMT+8, 2018-7-16 13:09 , Processed in 0.127991 second(s), 3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