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马术网

 找回密码
 加入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查看: 1381|回复: 4

国有马场的凋敝

[复制链接]

20

主题

21

帖子

227

积分

卡巴金的串

Rank: 2

积分
227
QQ
发表于 2015-11-30 17:34: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马友,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x
作者:张乐



        冬天来临的时候,我陪小韩去了趟马场。小韩似乎是找到方向了——夏天他开车路过军马场,看见公路旁边破败的民居和陈旧的办公房,有所触动,决定拍点这方面的东西。
        马场地处河西走廊中部,地跨甘、青两省,总面积329 .54万亩,距我们所处的这个县城约80公里。汉武帝元狩二年(前121年),骠骑将军霍去病率军西击匈奴至焉支山,并追击千余里,之后汉朝在焉支山下大草滩屯兵养马,它成为历代皇家马场。19499月,解放军从国军手中接管军马场,作为共和国骑兵的主要养马基地,是世界第二、亚洲最大马场。
        夏天的马场风光旖旎,碧绿的大草原,金黄的油菜花,一望无际。但进入十月之后,军马场草枯风疾,天气阴沉,一派萧瑟景象。我们的车子在冬日的马场大草原上疾驰,寒风萧瑟中,千里马场衰草连天,几间破败的屋舍陷落在枯草深处,不远处的祁连山静默着,雪光凌厉。我们来到一场场部,场部周围房屋破败,行人稀疏,斑驳的围墙上是字迹模糊的上个世纪的口号。这了无生机的样子,仿佛一座荒废多年的小镇,时光,在这里被凝固。
       时间是正午,我们在一家设施简陋生意萧条的小饭馆点了份炒面片,味道有点难以下咽。吃过饭,驱车继续向祁连山脚下驶去,远处的衰草滩上,一群群牛和马匹踩着残雪在啃食枯草的茎秆。空气清冽,天空高远。路过西大河水库,水库已是冰封,在荒草覆盖的山岗间安卧,坚硬,明亮。此时的风极硬,像刀子刮过脸庞。遇见一个来自青海门源的蒙古汉子,浑身包裹的严严实实,端坐在山岗上放羊,羊都很肥硕,厚且长的羊毛有效地抵御了这高原的酷寒。在这片草地上,它们才是自古以来真正的主人。
        2001年,军马场整体移交,实现了由军队保障性企业向社会化企业的转变,现为张掖市规模最大的中央驻地方企业。移交后,由于经营理念、管理机制及市场等因素,军马场发展严重滞后,一万多职工生活陷于贫困之中,昔日的辉煌与荣耀一去不返。
       来到一场六队,许多大型农业机械卧在荒草深处,看见它们,就能想象出它们在原野上纵横的年代。如今,它们尽被遗弃,径自在荒草间锈化、剥落。那些胸佩大红花、高唱着大风歌的拖拉机手们,都去了哪里?
       在一间破房子里,和一个中年妇女攀谈,她似乎对我们很有戒心,说话吞吞吐吐,态度冷漠。房屋内温度很低,胡萝卜、大白菜、煤球堆满一地。一种长期被贫穷和无休止的劳作折磨的、哀怨、无望的眼神,让人不忍对视。我们又向西边的一排房屋走去。室内有几个人在聊天,女主人顶着一片早已褪色的头巾,斜倚在套屋的门框前,几个男人在大声讨论马场的现状和今年已经赔本的收成,他们带着怨气,骂马场领导的腐败,骂一直下跌的农产品价格,骂阴沉数日的天气。主人老曹只是默默听着,脸上是逆来顺受傻傻的笑容。倒是他的女人不时插几句义愤填膺却又无可奈何的责骂。
       一个马术表演者,常年在外,北京、上海参加比赛,见过大世面的样子。他是畜牧队的,收入要比老曹他们农业队的好几十倍,却也在骂骂咧咧。
       交谈中得知,老曹两口子给队上喂牛,180多头黄牛,他们一家三口喂养,全家每月只拿1200元的工资。一家人老实得没话说,去年下了30多头小牛,今年是70多头,但这样好的工作业绩与他们的收入毫不挂钩,我开玩笑说你们可以偷偷卖几头出去补贴家用,反正队里也不知一年究竟下了几头崽。听了我的话,他们连连摇头,吃惊地看着我,似乎我说了极不道德的话。老曹说,别说这样了,去年他们拾了一头也许是山那边藏民的牛,也被充作公家的财产了,没得到一点的奖赏。平时他们挤点牛奶自己用,后来队长说你们别挤了,别人有意见,他们还就真的不挤了,任饱满的牛乳径自干瘪,看着着实令人心痛。
       老曹种64亩地,今年只收入了1400多斤的油菜,年终算账,陪了4000多。今年的“四金”不知怎样交。而最使他们犯愁的是已经20多的儿子,没地,没工作,没房子,今后的成家问题像一座山,压在三口之家头上。
1.png
       外面的风好像更加猛烈了,刮得屋檐上凌乱的篙簾哗哗直响,令人心烦。时间不早了,老曹要到山上去赶牛,马术表演者愤愤不平地走了,会计樊哥也骑摩托回场部的家了。小韩把我们在县城买的几斤蔬菜送给女主人,她有点诚惶诚恐。她娘家是张掖城郊的,八十年代后期,为了嫁一个在当时来说很有地位的工人才来到这里,生儿育女,放牧种地,半辈子光阴倏忽而过。马场严寒的天气和长年的高原辐射,使得45岁的她俨然一个老妇人。而她的嫁到张掖的几个姊妹,因城市建设用地补偿,都发了财,如今上了楼、买了车,日子好过她几百倍。她说这都是命,也没什么抱怨的。愁活的,只是儿子。儿子阳阳初中毕业,戴一副厚厚的近视眼镜,性格有点孤僻,沉默寡言地缩在阴暗的屋角深处,眼神痴呆地盯着电视上花花绿绿的世界。
       老曹把牛从坡上赶回来,裹着一股寒风进了屋,小韩招呼着给他们拍张全家福。女人刚开始还在扭捏着拒绝,但又怕拂了小韩的好意,犹豫着,取下头巾准备整理下头发。小韩制止了,说就这样就好,真实、自然。但女人还是背过身去,匆匆用手梳理了一下。一家人挤在一起照相,僵僵的笑容局促地凝固着,背景是一面糊满泛黄报纸的墙。
       已是下午五点多了,风依然呜呜地刮着。女人说了几次要给我们做饭,却并没有动手。她肯定有她的难处,我们起身告辞,她拿出一袋野蘑菇,一定要我们带上,这是她夏天的时候在山上采的,在采这些蘑菇的时候,她遭遇了一匹狼,和狼对峙了近一个小时后,狼才愤愤离去——这也许是他们最珍贵的财产了,我们怎么忍心带走?
       离开老曹所在的六队,我和小韩一路感慨马场的光荣过去和凋敝现状,马场人的勤劳、老实和不可思议的坚忍。这些习惯了身着迷彩服的人,是一批被时光和政策遗忘的人,也是一批身份极为尴尬的人——军人编制却不是部队,工人身份却毫无工资保障,说是农民却没有自己的土地……这些年龄都在四、五十岁的“马二代”,只能这样默默忍受着,好歹还有口饭吃。而他们的下一代,没有土地,没有就业安置,绝大部分初中毕业就外出打工,永远不再回来了。马场的未来在哪里?
2.jpg
冬日的马场冬日的马场
       来到一场场部,天已大黑。在一家麻辣粉店吃砂锅,店主正在切割牛肉,说今年的牛肉又涨价了,一斤二十多元,但这与马场的职工收入没有一点关系,因为,马场所有的一切都是集体的,土地、牲畜统购统销。吃过饭,我们买了两瓶酒,去找樊哥聊天。他家的情况似乎要比老曹家好许多。他有工资,他老婆有地(虽然今年赔了),22岁的姑娘在张掖上幼师,这几天放假回家,正在上网看电视剧。房间虽然有点小,收拾的倒也干净、温馨。
       几杯酒下肚,我们的话题依然是马场,马场交给国企中牧公司之后,许多属于地方的惠民政策他们都无法享受,生活水平尚不及当地农村。闲聊间提起照相,老樊兴奋起来,说他年轻时也是一个摄影爱好者。说着,拿出一摞厚厚的照片给我们看,许多都是他的自拍照。看得出,年轻时代的老樊也是个英俊小生,那个年代流行的齐秦式披肩长发,天蓝色牛仔裤,洒脱潇洒,意气风发。草丛间放着一台双卡录音机,在野花盛开的草原上,他和一帮青年男女跳迪斯科、交谊舞。从摆出的各种POSE上可以看出浓厚的文艺腔和八十年代特征。
       夜已深,三人两瓶半白酒下肚,都已醉意阑珊,老樊仍絮絮叨叨沉湎在他的80年代。我和小韩相互搀扶着走进陌生的黑夜里,马场的夜,好冷!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和小韩分头在场部的街道上转。路过一座大院门口,见挂有学校的牌匾,就走了进去。校园不大,土操场上枯草丛丛,一座向阳的红色三层教学楼,在当地还算气派。一个人带着疑惑的神情问我何事,攀谈间得知他是校长,刚才在楼后面的锅楼房里加煤,手上还染着一层黑黑的煤屑。他说学校里原来200多学生,这两年陆续都随着家长转走了,如今全校14名老师,可只剩1名学生了,他只好停了两层楼房的暖气,只留下一层供师生过冬。在二楼楼道里,我看见了那名姓夏的孩子,上二年级,眸子黑亮,很聪慧的样子,兀自在楼道里四肢着地爬过来爬过去,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
       2006年,马场的所有学校整体移交给了地方,老师吃财政饭,收入高,他们很知足,但如今学生都转走了,下学期这所学校怕是要撤销,何去何从,老师们都很茫然。
       我继续在马场空旷的街上转着,几个浑身臃肿的男女,拎着煤气罐和尼龙袋与我擦肩而过。我和一个倚在门框边晒太阳的82岁老人闲聊,他曾给地主家放羊,1958年公私合营时,从民乐来到这里,经历了军马场此后的各个历史时期,提起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荣光,他浑浊的眼神突然明亮起来。如今,老人拿1600元的退休工资,与上班却毫无工资保障的儿子们相比,老人很知足。
3.jpg
山丹军马场的早晨山丹军马场的早晨
       陆续又聚过来几个人,还是说今年的歉收,许多人家已断粮,前些天他们聚了些人找总场领导,结果每人两袋面粉给打发回来。他们商量着,准备要去市里讨说法,可又有人反驳说,马场不属于张掖市管辖,去了也没用。他们忘了自己身份有多尴尬——2003年地震的时候,来自民政部及省、市的援助物资源源不断运往山丹、民乐,可同为地震重灾区的马场,却无人问津。
    马场的许多人家现在已是背井离乡,十室九空。只有亘古不变的风,呼呼掠过这片曾经水草丰茂、充满传奇的古老原野。


14

主题

57

帖子

250

积分

卡巴金的串

Rank: 2

积分
250
发表于 2016-3-23 08:4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未见兴旺只见凋敝

0

主题

25

帖子

99

积分

三岁生个子

Rank: 2

积分
99
QQ
发表于 2018-1-19 15: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相当不错,让人看了如亲临其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QQ|中国马术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2002820 号 )

GMT+8, 2018-5-23 20:37 , Processed in 0.147971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