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马术网

 找回密码
 加入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楼主: 公主之驹

[文字] 荒诞小说《感动是一匹马》连载

[复制链接]
沙果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5-12-4 22: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期待

7

主题

588

帖子

1523

积分

奥登堡大种马

Rank: 4

积分
1523
发表于 2005-12-4 23: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美文的同时也学到了马的知识
佩服中。。。。。。

婀娜泰山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5-12-5 13: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描写有自己的风格,不错!
沙果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5-12-5 20: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着急~~~~~~~~~

1

主题

33

帖子

733

积分

伊犁骏马

Rank: 4

积分
733
 楼主| 发表于 2005-12-6 21: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各位
这几天忙
晚上想下棋
星期六再写一千字吧
谢谢各位
婀娜泰山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5-12-7 12: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I]公主之驹[/I]在2005-12-6 21:32:15的发言:[BR]各位
这几天忙
晚上想下棋
星期六再写一千字吧
谢谢各位

呵呵,生活还满有情趣的。
不着急,我们会继续关注的。
沙果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5-12-8 08: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I]婀娜泰山[/I]在2005-12-7 12:51:11的发言:[BR]位
呵呵,生活还满有情趣的。
不着急,我们会继续关注的。

泰山,你不急我急,要不你再发一篇,先给我看,好么??

婀娜泰山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5-12-8 08:56: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I]沙果[/I]在2005-12-8 8:22:48的发言:[BR]。
泰山,你不急我急,要不你再发一篇,先给我看,好么??


没问题。不过,先休息一段时间,等2006年再发吧。

1

主题

33

帖子

733

积分

伊犁骏马

Rank: 4

积分
733
 楼主| 发表于 2005-12-10 16: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动是一匹马        第五章

张磊是一个天才的思想家和百折不挠的进谏家,向上司不断地进言是他最大的兴趣,三年里,他向安娜提出的有关公司管理的建议,多得超过了他高中时代作文本上的错别字和脸上的青春痘,但都不曾引起这位女上司的重视,只有两个提议有幸被采纳,一是推介用鸡蛋清洗脸保养皮肤,一件就是怂恿安娜练盛装舞步。
听说安娜又要采纳自已的建议了,张磊高兴得几乎要发疯,就如同范进中举时的模样,走起路来也是手之舞之,足之蹈之,恨自已不能四肢着地,让安娜骑在他背上翩翩起舞。
然而这上帝真是奇怪,那张磊喜欢的事业倒全安排我来承担。
秋天过后,北京的天气就如同受了世道人心的影响,一天凉似一天。
张磊进言时还那么燥热,一个礼拜后,北风呼呼就括得正紧,殷勤地把北方初冬的寒意传递到我的小屋,尽管我和黑妞身上都被裹上厚厚的马衣,我们仍不免有些瑟瑟发抖。
进入冬季的第一个星期六,即张磊进言后第七天,安娜一大早就来到了我们的小屋,她今天并没有穿那种英式的红色骑马装,倒是着一件黄色的羽绒袄,本来苗条的身材这时候显得有些雍肿,可见不是要去练盛装舞步,我想这么寒冷的天气,该不会拉我出去遛达吧,我还是有点不放心,当我的目光接触到她的腿部时,不禁傻了眼:她脚上套一双深统的马靴,脚跟竟然装着带小齿轮的马刺,正在灯光的照耀下反射出银色的光芒!
当她把一副盛装舞步专用的双缰衔铁送入我的嘴唇时,我有如犯人看到脚镣那般惊恐,任凭她如何用手指挤我的嘴,死活不敢接受这一大一小一曲一折的两条衔铁。
“感动,你今天怎么啦?”安娜似乎有了一点愠色,“这是盛装舞步规定要戴的,只比上次戴的多了一根,这样你会更敏感一些。”
瞧你说的轻巧,戴单根的就够我受的了,何况这么寒冷的天气,我的嘴不会勒伤也会冻伤的。我边想边咬紧牙关,鼻孔里呼出阵阵白汽,不住地战栗,提醒她注意今天的天气。
“舞步至关重要的就是马要授衔,上周你不是表现很好吗,今天怎么又不乖了呢?”安娜又在做我的统战工作,我畏惧严寒的心思这时也如同一张浸了油的稿纸,一下就让她猜透了,于是她接着说,“这马勒开头是有点冰,只要戴一会就变暖了。”
她一边说一边继续用手指尖掐我的嘴,我终于执呦不过,微微张开嘴唇,那一粗一细的两根衔铁就争先恐后地钻到了我的嘴角。我的嘴里顿时象塞进了两根冰条,它们似乎要把我全身的热量都吸收干净,舌头被挤得没有任何收缩的空间,麻木一阵甚似一阵,就连嗅觉也失去了往日的灵敏,竟分辨不出安娜身上洒的是什么香水了。
舞步鞍倒比七天前的美国货要轻巧,占地也没有那么霸道,慷慨腾出大块大块的脊梁去享受刺骨的寒风的吹拂,只是那肚带却丝毫不比西部鞍上的温柔,好在嘴里嚼冰一般的滋味使肚上的疼痛大大的地缓解了。
公园还是那个公园,少了游人,少了绿色,少了张磊和胡桃,草地裹着一层厚厚的白霜,显得更加空旷,更加宁静,更加潇条,除了我和安娜再也寻觅不到任何活气。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12-10 16:51:09编辑过]
沙果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5-12-13 08: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还好这个没等到06年

0

主题

13

帖子

239

积分

游客

积分
239
发表于 2005-12-20 21: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楼主早写好了第5章,在美媚骑马俱乐部——

1

主题

33

帖子

733

积分

伊犁骏马

Rank: 4

积分
733
 楼主| 发表于 2005-12-30 14:3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安娜把那根长马鞭夹在腋下,悄悄地告诉我,虽然我有能听懂人话的优势,但盛装舞步比赛规则明文规定比赛过程中骑手不能是不能发出任何声音的,所以训练的时候也只能凭借音乐的旋律和各种扶助,什么缰扶助、鞭扶助、腿扶助、马刺的扶助。仿佛我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汉,或者是一个发育极端不全的幼儿,非要让她用这么多的“扶助”才能把步走好似的。
从安娜骑到我的背上的那一刻起,我就象宇航员进入了太空,一切感觉都是全新的,也象一个习惯于懒散的青年小伙来到了特种部队的军营,即使是慢跑快跑后退立定最稀松最平常的动作,在安娜的眼中总是这样也错了那样也错了,让人无所适从。盛装舞步比赛规则对马的要求严格的程度,绝对要胜过世界上任何一部教义。就说这简单的后退吧,几乎是安娜把缰绳往后轻轻拉动的同时,我的腿就向后移动,领悟骑手意图执行指令之快,就连慈禧太后面前的李莲英也应感到惭愧的,然而连续几次都没有得到安娜的认可,不是两对侧肢没有同时提起,就是没有同时落地;不是前腿抬得过高就是后腿抬得过低,安娜马靴上那对马剌上的齿轮象两个犯了好动症的顽童,在我的肚皮上转达过来又转过去,轻的时候一阵奇痒,痒得每一根神经都要痉孪,痒得每一根毛发都要发抖;重的时候一阵火烧,烧得每一根静脉都要炸裂,烧得每一动脉都要沸腾,经过这样一些扶助和刺激,我明白了这里的退却要显得主动,不能象红军那样硬要等到国民党大军压境才作战略转移;这里的退却要从容,不能象国民党逃到台湾时那样连飞机都要挤破,于是我终于退出了让她满意的步伐来。

在保持低头曲项的姿态下,我们又练习了慢步快步圆形步蛇形步“8”字步,这些动作完成后,我已是大汗淋漓,整个身子好象从温泉水中泡过,冒出缕缕热气,毛发也象放入沸水里的面条,弯弯曲曲横躺在身上,动弹不得,背上的安娜好象在几分钟之前突然患上了肥胖症,重得似乎就要连同马鞍一起把我拦腰斩断。安娜收缰让我停下来,她紧控的双缰和压在我舌头上的大小衔铁告诉我,即使是停下来,我的头也不能乱伸乱扬的,仍然要保持授衔状态,目的是让观众产生我还有使不完的劲以及乐意让安娜乘骑的错觉,我只能象往常一样咀嚼着衔铁,缓和口舌的痛苦,不过两根衔铁嚼起来更费劲,嘴里分泌出的沫子也更多,它们涌嘴唇上,一层一层,由白而黄,黄又变白,几乎要把连在两根衔铁上的嚼环淹没。

太阳终于到了头顶,地上的白霜早已融化,露出一片枯黄的草地,安娜为我摘下马勒,用力拍了拍我的屁股,我连打几个响鼻,使劲抖掉嘴上的白沫,张嘴就要去啃地下的枯草。

一辆白色的汽车突然从公园门口急驰过来,嘎地在我们面前刹住,车上下来两个熟悉的身影,不用说就是张磊和胡桃,他们今天穿得特别漂亮,仿佛只有身着盛装才有资格观看盛装舞步,胡桃显得特别高兴,眼睛里早已没有几个月前那种凄迷,脸上也浮现少有的红润。她把一个盒饭递给安娜后,又和张磊一起从尾箱里抬出一个大包,在我面前打开了,那是一包香喷喷的麦粉,我呆呆地望着胡桃,还有拉着她的手的那令人厌恶的张磊,嫉妒、委屈战胜了饥饿和劳累,面前的的美食,竟象失去了生物学某些功能,变得没有任何诱惑力,看到我对他们送来的食物如此冷淡,胡桃和张磊张开嘴,吃惊得说不出话来。
安娜已经吃了盒饭,看到胡桃和张磊默默守在我面前,就朝这边走来。
“快吃呀,你不是最喜欢吃麦粉吗?”安娜见我正发着呆,连忙说:“下午还要练横步呢,更要费体力的。”
尽管最终我还是吃掉了这包麦粉,但对于它的味道却全无印象,仿佛是在梦中咀嚼完一盘美味佳肴。
为了尽早结束今天的练习,安娜一爬到我的背上,我就强忍住失去恋人的痛苦,竖起双耳,把嘴稍稍伸向衔铁,随时等候安娜发出的指令。
没想到这走横步学问竟是如此高深,以至练完之后我对体操队员在吊环上自如的翻腾和跳水健儿在空中的自由转体再也不感到掠叹。
安娜一开始就收紧右缰,我连忙把头弯向安娜的右腿,四肢也不由得向右横走,步伐是那样的轻盈,带着我对音乐的理解对旋律的感悟还有对节奏把握,动作又是那样的主动,带着我对安娜的信任对主人的忠心还有对握在骑手右手中那根马鞭的敬畏。
“真是一匹神马,这样听话。”张磊和胡桃在一旁代安娜说话。
但安娜却象一位非常老练的节目主持人,对我的抢答很不满意,不但没有拍我的脖子表示奖励,反而伸开左缰,我感到有点糊涂,连忙停下向右的横步,安娜见我停下,右腿在我肚上猛地一磕,那马刺刺得我肚皮钻心的痛,我心里更加茫然,莫非是要我往前走?于是我试探性的朝前迈开步子,安娜见我丝毫也没理会到她的意图,好象有点生气,把左缰死死地往左边拉,同时把鞭子往我的屁股一抽,我全身肌肉猛地一紧,心里正责怪安娜太狠心,身子却条件反射似地往左边横步,看到我终于学会了保持向右低头而四肢却向左边横走这种任何交通工具都不可能有过的运动方式,她才停止使用马鞭马刺的扶助。
“横步美是美,但马太难受了。”胡桃看到满嘴白沫气喘吁吁的我,很感到不平。
安娜似乎没有听清胡桃的话,让我把今天学过的所有步伐复习了几遍,直到太阳慢慢地消失在西边的霞光里,才回到自已的别墅。
当我回到马厩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昏黄的灯光下,黑妞正无精打采地咀嚼着槽里的麦麸,看到我进来,连忙横过身子,向安娜和我展示它那日新月异的肚子。我今天第一次挨了鞭子,心里正无限委屈,不由得对黑妞投去一束厌恶的目光。
安娜叫过园园,一起用热水把我全身淋得干干净净,又用电吹风把我的身子烘干,安娜就要离去时候,没有忘记抚摸我和那根钢鞭有过亲密接触的部位,她的手是那样的温柔,轻得让我不相信下午那一鞭就是这纤纤玉手的杰作,轻得几乎要抚平下午那一鞭留下的印痕,轻得几乎要抹去那一鞭带给我的所有痛楚和耻辱。


安居公司好不容易又揽到一宗大业务,市博物馆要扩建成亚洲最大的展馆,安娜和张磊们又终于忙碌起来,我和黑妞的小屋里一时又变得静悄悄的,只有园园每天早晚来打理一次。一连几天,黑妞总是鼓起那双乌黑的眼睛,那眼睛里好象蕴藏着无数的珍宝,放射出异样的光彩,它的性格变得更加浮躁,嘴角不住的颤抖,象是要把涨在肚里的全部秘密要向我倾诉,我不禁有点可怜她了,有一次竟面向她打了两个响鼻,这两个响鼻象阔人丢入乞丐碗里的两块硬币,居然让它感动得流下泪来。
北京的冬意越来越隆,三天之后竟然飘起鹅毛一般的大雪,雪花轻轻盈盈随风飞舞,把它的爱洒落到人间的每一个角落,不到一个时辰,我们的小屋靠门一块空地竟也变成银色的世界。
忽然,门外隐隐约约响起咔嚓咔嚓的脚步声,这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响,最后竟象我和黑妞嚼食胡萝卜那样急促,那样清脆。伴随着一阵熟悉的香水味,小屋里闪进一个着红色羽绒服的姑娘,她一边解下那绕在脖子上的白色的围巾,弹掉身上的雪花,一边向里边呼叫园园把铁锹拿到马厩来。
天啦,进来的竟然是我朝思暮想的胡桃,她的脸被风雪扫得发紫,这紫色象一副假面具,分明掩盖了她脸上的喜悦,我立即把头伸过去,希望碰到她那双温柔的手,没想到这一善举倒让她产生了空前的恐慌,她吓得连连后退,象是躲避狭路相缝的野狗。
“是你啊,胡桃姐,”园园懒懒洋洋地从屋里走出来,把小铁锹递给胡桃,奶声奶气地嚷道,“你和磊哥的事定好了吧,我都等着吃喜糖了。”
园园这话象一把锋利的尖刀,直插到我的心底里,我连忙把头转向里边,免得胡桃看到我眼眶里的泪水。这时候,我多么希望胡桃能把园园臭骂一顿,骂她胡说八道,骂她信口雌黄,哪怕是一句模糊的否定也好。
“早着呢,糖么,到时有你吃的。安总要你多关照一下感动他们,要时不时地把雪铲出去,不然马会生病的。”胡桃的话她象雪上添霜,我心里最后的一丝希望也象小孩吹出的肥皂泡,一瞬就破没了。
胡桃接过小锹,把马厩里的雪卖力地往外掀,虽然门外的雪厚得胜过贪官的脸皮,但马厩毕竟还有矮门的抵挡,洒落到里面的雪并没有安娜想象的那样多,不一会就全被胡桃掀到门外了。胡桃掏出塞在口袋里的围巾,一张折叠好了的信纸就形同超市里面买一送一的商品,随同那雪白的围巾滑落到地上,她系好围脖,就匆匆走出了马厩,竟没有发现掉落的信纸。

我不禁对那花花绿绿的信纸产生了无限的好奇,正如各国间谍抗拒不了华盛顿五角大楼保险柜里军事机密的诱惑,或者象绝症病人渴望知晓化验单上的结果一样,我口舌并用,费去九牛二虎之力之后总算打它打开,信纸上满是折痕,象八旬老妪脸上的皱纹,想必是看了又折折了又看留下的痕迹,纸上龙飞凤舞地爬满了张磊的笔迹:
桃子:
自从认识你的那天起,我的第六感观就告诉我——你是上帝赐给我的礼物——这礼物是那样的神奇,在我愚钝的时候她给我智慧,在我迷茫的时候她给我灵感,在我退却的时候她给我信心,在我疲惫的时候她给我力量。有了你,我就有了快乐,有了你,我就有了幸福,有了你,我就有了一切。
我真要感谢那位记恩负义的工程师,感谢那位勾引他的金发洋妞,亲爱的桃子,看到这里请别生气,你知道我在你面前从不说假话。
。。。  。。。
桃子,求你别再犹豫,别再徘徊,嫁给我吧,我会让你幸福。
                                            你的磊哥
                                       一个睡不着觉的晚上
读完这封情书,我的五脏六腑全象灌满了火药,仿佛随时都会爆炸,这个可恶的小丑,勾引我的恋人不说,还对我进行诽谤,挑拨离间我和胡桃的关系,我恨不得冲出马厩,把那张磊踢成肉饼才解心头之恨,我也多么希望自已能飞到胡桃身边,向她倾诉离情别意,申辩自已蒙受的冤屈,我的愤怒终于只能化为一声长嘶,把这信纸震荡得一连翻了几个筋斗,露出了背面的几行字。
原来这信纸的背面还有一首诗:
     你是春天的蔷薇/你是夏天的玫瑰/你是秋天的山菊/你是冬天的腊梅
     你是山尖的百合/你是园里的牡丹/你是溪边的杜鹃/你是水里的芙蓉
假如古代罗马那些元老院落院士能有幸读到这首诗,定当把张磊奉为知已,因为这些院士在两三千多年前曾试图证明女人不但不归属于人类,而且不能归属于动物,只是一种高等的植物,这张磊的诗无论是空间还是时间上表达的都是古代院士天才一样的思想。我虽然有罗马院士不曾有过的运气,读完之后却不禁一阵肉麻,差点要连肠胃也要呕吐出来。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12-30 14:45:45编辑过]
沙果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6-1-3 19: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

0

主题

1

帖子

12

积分

一岁乳马

Rank: 1

积分
12
发表于 2016-10-20 17: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2016快要过去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QQ|中国马术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2002820 号 )

GMT+8, 2018-7-21 04:42 , Processed in 0.119565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